本站APP,内容更劲爆

女生张开腿男生来桶

类型:四海钓鱼视频 地区: 台湾 年份:2020-07-08

剧情介绍

剧终细说我的团长我的团在看的过程中已然留下了一些文字,在看完后,却还有很多话想说。我真真儿的对士兵突击没有感情,但是却真真儿的沉迷于我的团长我的团。有多久没看电视,有多久没有看国产的电视剧,有多久没有沉下心来不错过一个镜头的看完一部剧,有多久不是因爱情而是被一部战争剧吸引,有多久不这么码文字了,一切都被我的团长我的团打破了。【一些好的演员】再烂的剧本,你会因为好的演员看出一点感动,再好的剧本,你会因为烂的演员看的憋气不已。对士兵突击不感冒,但是确实稀罕里面的那些演员,也许他们当中有些确实是属于本色表演,而且根上他们可能要受限于角色,军事题材,使他们光彩照人,我们不知道离开这个范畴,他们是否会少了一些魅力,但是即便在这个巢穴里面,两部剧中一些人物的性格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反差,而这反差还是让我们领会到了什么叫做好的演员。【一个好的剧本】团剧大有顶着战争的帽子刻画人性的嫌疑,所以我超乎寻常的喜欢他,所以也有人超乎寻常的不喜欢他,兰晓龙是喜欢写人性的,尤其是男人,写的极好,还有那些人生的感悟,战争是他寻来的一身盔甲,他毕竟是个编剧,编剧已经失去了为纯文学而文学的立场,他总要为自己厉兵秣马,为自己的仓备好充足的粮,所以他吸引了大众的眼球,引来众说纷纭,也必然要失去一些东西,失去的东西他知道和知道他的人知道。士兵突击是关于理想和自欺欺人,我的团长我的团是关于真实和灰飞烟灭,我,是个喜欢后者的人,宁可在残酷中心竭,不愿在虚伪中矫情。宁肯在孟烦了的叛逃中审视自己的懦弱,不想在许三多的执拗中理解他们的单纯。所以我想我是属于团剧里面描写的那群人,在我们这群人里面,团剧是一个好剧本。【一部不完美的剧】为了战争而战争,是我憎恨这部剧的地方,为此付出了太多,和平时期的伤亡,拍摄成本的缩减,细节上面的不连贯,剧本后面情节的致命删减,他们为了什么?为了声势浩大的宣传,为了喜欢挑刺的军迷,为了冠冕堂皇的大制作,那些漆黑的镜头,那些零碎的晃动,那些刻意而为的宏观场面,到最后恰恰成了很多人诟病的地方,是想抒写一段历史,怀念一群人,还是想用战争的场面冲击眼球,制造炮火连天的残酷与真实,这两者如果不能很好的衔接,本该取舍的,我个人也很喜欢亮剑,但是这两部戏有根本的不同,亮剑在战争中体现的是一个人的智和勇,而我的团长我的团中战争的辅佐依然是为了表达一群人的性与情,一条小溪汇入大海,明晰透彻,一场大雨落入江海,错落有致,何以再让鱼群搅乱跃动的水滴,暗淡的黑夜,一道闪电划过,狰狞的鲨鱼叼着猎物,然后归于沉寂,还有心的无力。【一直存在的矛盾】过多的战争画面,于我是厌烦的,因为许多战争画面就是为了表现场面,而且很突兀,有些该有的战争场面却没有,有些可以一笔带过的拍的乱七八糟,而于有些人来说,过于冗长的对白,却非常合我的口味,这就是一个典型协调不好的矛盾,团剧里面的很多对白真的是值得细细品味的,言简意赅却意味深长,调侃嬉闹之间却大彻大悟,我喜欢这剧的最大一个原因,就是有很多东西不是在人物的形为上体现的,而是在人物语言上表现的,现在想来这更是一本适合读的书,而不只是一部适合看的剧,剧用方言和行为,把人物刻画的活灵活现,书用语言和文字,把人生写的深沉绵长。所以这剧必然有了软肋,那些我欣赏的东西,让这部剧变得细腻却也缓慢,可是这部剧的题材,又让他离不开满天炮火,老实说,这本身就是很难拿捏的,康导的水平还是有限了,最后变得不伦不类,成了团剧的致命伤。跳进跳出,风格不统一,最后结尾的删减和一带而过,岂是遗憾可以说得的。【一个模糊的主题】一部剧,一本书总是有主题,或健康明朗,或隐晦艰涩,或阴暗丑陋,或简单直白,而于军事题材,我们最容易听到的一个词就是:主旋律,与政治有关的话题真的不想谈,哪个国家也不允许说自己的坏话,这是必然的,但是时至今时今日,网络的发展,言论的自由还是相对宽敞了一些,一间房子,有明亮通透的地方,也必然会有藏污纳垢的死角,什么是真相,真相就是你自个儿内心以为的真相,而我的团长我的团就是兰晓龙心里自个儿的真相,所谓文人,就是给了你一堆泥,然后看看你有本事捏出个什么形儿,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泥在成为泥之前的几百几千年确切的经历了什么,而我从团剧中体会的真相就是这本不是一味儿的想要写战争,而是想阐述战争下的人性,他不是想告诉人们一场战争的正确与否,而是想说在战争下,人应该具有的本来面貌,一群人在战争中的渺小,一些人在战争中的野心,没有平等,任何时候,我们只能是我们自己的主角。而其中对历史的感悟,对人性的挖掘远胜于对战争的探讨。【一种突破的尝试】方言,是这部剧最大的特色。五湖四海,海纳百川的中国,有多少人知道,这是中国独一无二的,也是最难于治理的原因,在很多人大骂日本韩国的虚伪自私狂妄的国民性的同时,也羡慕着他们的凝聚力与爱国心,我最喜欢团剧的一句台词是:中国人死于听天由命和漫不经心,总是一针见血的抓住了根脉。龙文章的炮灰团操着各地方的方言,虞啸卿的精锐部队却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喻意之深,这又是一种细节的暗示。因为有了主心骨和共同的屈辱,五湖四海,才在涅磐中有了重生,这就是为什么龙文章是个无根的人,却成了炮灰团的魂,而那些炮灰们,方言就是一个介质,来搭建他们的根,生活环境造就的不只是语言上的特点,更有着生活习性和为人处事的方式,哪儿的人的人生哲学都多少会因为成长的环境,家庭的背景,烙下了一些痕迹,这痕迹有的是无足轻重的,有的却是难以抹灭的,只有在战争的炼炉下,才能打磨烧化一切,而于和平年代,总会产生一些冲突。所以我觉得听天由命和漫不经心这些人性的挖掘,源于中国特色的地域辽阔。对于很多电视剧方言只是无足轻重的尝试,但是于团剧却是至关重要的表现形式,这也再一次体现了兰晓龙从细节处体现深度的特点。另外就方言的标准问题,北方方言是一般人都能听懂的,所以基本上保持了原汁原味,尤其在团剧中重点人物身上,北平人孟烦了的贫和损贯穿全剧,东北人迷龙的大渣子味儿引人发笑。而另外两个非常有特点的南方方言上海话和广东话,肯定是要变为普通话的方言,否则这地方以外的人是很难听懂,所以着实委曲了他们,但是即便用词变成了普通话,语调还是有点意思的,尤其体现在上海人阿译的酥和软上,广东人蛇屁股的含混不清上。另外既然是川军团,当然四川人也不少,比如要麻,比如小醉,比如唐基,比如张立宪,四川话是介于听的懂和听不懂之间,有一种很浓的乡土的味道。而郝兽医的陕西话一如这个人物自身散发的热度,让人感到那么亲切,而不辣的湖南话和他摆的那个经典动作,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出个门道来。为什么豆饼的河北话我听出了河南味儿。其实即使是方言,也有极具地域色彩的和相对平淡的,在我有限的认知中,觉得与这部剧比较对路的一个地方的人没有出现,就是天津,天津话的哏儿想来如果存在的话,也会很出彩吧。【一群炮灰的形象】之无根的妖孽龙文章的前生今世龙文章这个人物很难懂,因为他没有根,所以就像天上的云彩变幻莫端,这一刻他遮蔽了阳光,下一刻他为即将到来的雨水造势。天窗湛蓝的时候,也会有淡淡的浮云轻轻的飘移,入了你的眼的可能是软软的棉花糖,也可能是轮廓分明的城堡。他的一生可划为两段,他的前世是参战前,他的今生是参战后,参战前的他是个谜,我们只能从他在审问中的话,窥探到一二,假作真时真亦假,虚虚实实之间,也只能揣测他走遍了大半个中国,他学会了各地的方言,他能很快融入各地的生活方式,他放下了自尊掌握了各种生存技巧,因为他从来不曾停歇,因为他一直是一个人,所以这就是他为什么死死的抱着炮灰团不放,他要的不是功名利禄,不是建功伟业,他只在乎他的家人,他千辛万苦寻来的家人,但是他知道在战火中的中国,一切皆是虚无,他怕死,但是也不愿意苟活,他有他的信念和追求,他不是个战争狂,而是他知道在战争中,谁也不能够安逸,他想还中国一个太平的盛事,即使他知道凭一己之力全是枉然,但是他还是要去做,因为他一直在行走着,不可能停下脚步。他不够聪明,也不懂得政治,他会的是下九流的手法,有的却是一颗赤诚的心。一个人,一直是一个人,没有人能看透他,他也不想让任何人看透,他不按牌理出牌,他装疯卖傻,他颠颠狂狂,他遇到了一个团,一个炮灰团,一个像他一样稀里哗啦的团,没有谁是英雄,相反的,每个人都把自己的缺点无限放大,但是在他带领他们经历过的战役中,他看到了不为人知的杂草中的绿色,他们也在与他的相处中,发现了一片滋养的润土,就算这土最后会把他们埋葬,他们也心甘情愿的摇曳着枝叶。他遇到了一个人,一群炮灰中的一个,他一眼就看透了他,就像他也看透了他一样。他们的学识,他们的背景,他们的行为举止,大相径庭,但是孟烦了在龙文章下贱的卖弄中,看到了一颗灵魂的无畏,他无地自容的在矛盾中挣扎着。而龙文章在孟烦了的扯淡臭贫中,听出太多直陈痛楚的话语,他无法离开这个与他心灵相通的人,并想要释放他那颗包裹太深的灵魂。在前期我不是那么喜欢也不明白龙文章,他无畏着也自私着,他复杂着又简单着,他的行动带着绝决,他的话语有着轻佻,他变幻莫测,让人难以接受。但是后期的龙文章,人性的东西被放大了,在他的身上应了一句话,尤如他跟狗肉的关系:是要处的,他和他的炮灰一路走来,他成了他们的魂,他们成了他的亲人。然后他带着他们一起去完成内心的救赎。【一群炮灰的形象】之北平小太爷孟烦了用损人来掩盖内心的缺失大爱小太爷儿这个角色了,是因为倍儿亲切,得承认这么喜欢这剧的原因,多少有他的成份,这个一路儿贫下来的主儿,不知道腻歪了多少人,却让我大呼过瘾,这是孟烦了这个人物最重要的一个特色,其实剧里也借张立宪之口说出了这是小醉喜欢烦了的原因之一。孟烦了,生于北平书香之家,老太爷出场之后,多少人得愤愤不平啊,唯一一个把家世背景交待的底掉儿的角色,却原来就是这么一位招人不待劲的主儿。老太爷古板刻薄,家教严明,一天到晚端着,见天儿的嚷嚷着:诺大的中国就摆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而他自己却应了那句百无一用是书生。这个人物是典型的家长制式的人物,兰晓龙的用意有讽刺,有自嘲,诺大的中国这样的人从来都不少。文人的不切实际和自我感觉良好,是伴随着他们的灿烂的文笔一起升华的。除此之外更交待出了孟烦了这个人物性格形成的原因之一。孟烦了是在一个如此严厉的家庭长大,他是缺少父爱的,并且父子的隔膜伴随着他的成长,也影响着他,没有什么比不能沟通,更让人无奈的事情了,而且还要循规蹈矩的遵守着家风,这样的人多数学会了自我保护,隐藏内心的真实想法。另外他的父亲肯定对他有过殷切的希望,不自由的空气使他窒息,不被理解的灵魂无处申诉,所以他逃了出来当兵,否则以他北平世家的学生身份,不应该混成这样的。他对打仗这种事,也曾经天真过,豪气万丈过,但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溃败中,他对什么都不在乎了,除了自己那条精儿贵的命,他跟谁都不过心,他学会了耍滑头,反正损人也不用花钱,他用他那点仅有的技能,把人埋汰了一溜够,即使对那个最疼他的郝兽医也不例外。有的人可能觉得他的嘴太毒了,其实他的内心是善良的,甚至是软弱的,软弱诱发懦弱,他得为自己找一层铺盖,在别人马革裹尸的时候,不动容,在战死沙场的时候,无牵挂。可是在不知不觉中,他还是和炮灰团的炮灰们有了感情,他知道死啦的野心,他不想让大家就这样妄生,自然也有着自己的私心,他比谁都挣扎,他比谁都矛盾,他比谁都想的更多,所以他怯弱,他无为,那个心中充满少年中国的小书虫,是否曾经是孟烦了的昨天,而孟烦了的今天,都用来学习扯淡了。可是得过且过,不能掏空他的大脑,他们依然在那里,被埋藏的很深,直到龙文章的出现,他让他看见了自己内心的渴望,他怀念的家乡,他身边过往的过客,他心底的伤悲,他把命将给了龙文章,不慷慨激昂,不壮怀激烈,而依然是一张说话不饶人的嘴,一个清楚真相的脑袋,一颗明知了无希望,却不得不为的决心。因为孟烦了的真实,有人喜欢,有人讨厌,一个人本就不是一张平面的壁画,折叠的屏风也许算不上高雅,灰暗的色调过多可能引人生厌,材质的取舍直接影响了审美,但是残缺的美好,却让我的眼睛发亮,熟悉的质感,让我心之戚戚焉,我,非常之喜欢孟烦了这个角色。【一群炮灰的形象】之军统世家虞啸卿铜筋铁骨下的悲哀虞啸卿家世显赫,功勋卓绝,他气派,衣冠笔挺,他英俊,棱角分明,他有最精锐的部队,他有最死忠的追随者,他有生杀的大权,他有大好的前程,他有满腔的热血,他有铜筋铁骨的意志。但是他只是个军人,一个看的不够远,不够广的军人。他之于战争,并不是他以为的百姓的疾苦,崇高的理想,更多的是为了贵族的骄傲,江山的收复。他出生高贵,血统纯正,怎么能真正懂得人间冷暖,但是打小受的教育让他心中自有一个国,一家。他崇拜岳飞,想的是精忠报国,建功立业,所以他牢记着保家卫国,他有着视死如归的气魄。有人说他是战争的机器,其实不妨说他是为战争而生的,这也是他最大的悲哀。但是他性格中的执拗,单纯也让铁血中有了一丝柔情。他跟龙文章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却又惺惺相惜,他一直认为龙文章是像他一样的人,所以他一再容忍他犯下的错误,所以在他抛弃了他和他的炮灰团时候满怀愧疚,但是他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过龙文章,他一直都活在自己以为的世界中,他成了别人手中的棋子,断送了他仅存的希望。虞啸卿这个人物并不可恨,而是可怜,在那样的家庭长大,一直被那样炫目的光环照耀着,他身上肩负了太多的重担,在不知不觉中,他的身体已经成为了那根扁担,而握着扁担的手正是唐基之流,他是看着虞啸卿长大的,也是这项工程的众多参与者之一,所以当危机来临的时候,他用他的智谋进行修正,因为他比虞啸卿自己还了解他,他是虞啸卿的影子,如影随行,也许从正义的观点来说,唐基是个小人,但是从政治的观点来说,唐基是个权臣,而虞啸卿和唐基的区别,就是虞啸卿是无意识的把龙文章和他的团当成了炮灰,唐基是有意识的把龙文章和他的团当成了炮灰。之所以会存在危机,恰恰说明虞啸卿并不只是个傀儡,他只是太单纯,太简单,就像那些崇拜他的精锐们一样,他们不懂得战争背后的意义,他们看不到战火下人心的仓皇,他们只知道一个军人应该有的样子,他们思考的太少,当虞啸卿遇到龙文章时,这个捉摸不透的人,让他学会了思考,所以他曾经倒下过,想要饮弹自尽,所以他准备抛弃一切,进行哗变,可是一个龙文章和一个炮灰团又怎能与以唐基为守的整个家族政府相抗衡呢,一些人生的真谛怎能让他放弃对战争的执念呢。如果说龙文章和他的团,是被别人当成了炮灰,那么虞啸卿就是他自己的炮灰。【一群炮灰的形象】之东北人迷龙简单直白中蕴涵的生活哲学迷龙是个东北人,一路上唱着带色儿的二人转,成为了炮灰团最快乐的人。可能最懂得乐呵的人就是东北人了,他们想的不多,他们实在,比如迷龙,有吃有穿,再有个老婆暖炕头,够了。可是简单如迷龙,心中也有个痛,关乎国家,关乎家乡,关乎亲人。所以在炮灰们胡乱糟改白菜猪肉炖粉条的时候,在那个他顶看不上眼的老乡李连胜死去的时候,在他刚刚捡来的老婆孩子于人群中失散的时候,在向来不靠谱的郝兽医的尸体于晨光中升起的时候,他动容了。血性是他们那类人的代名词,但是有时候过犹不及,所以他们爽快利落却也凶狠野蛮,他们仗义执言却也欺负弱小,这些东北人的特征都在迷龙身上鲜明的体现着,但是七哥(张国强)的迷龙,又多了一些他身上的可爱和孩子气,所以本色出演,让迷龙这个角色戏里戏外都倍受喜爱。迷龙,恣意而妄为,所以他占地为王,他欺负同袍,他敢跟龙文章顶牛,他与虞啸卿的精锐们呛架,他偷蒙拐骗发国难财,他于战火中忽略豆饼的生死。这是他的性情使然,他鲁莽而彪悍,于和平年代多少有点不稳定的成份,在战争中就显得有些无足轻重了,关键是他够真,够直,有的人说伤害就是伤害了,不会因为你用的什么方法而有所改变,但是得承认,就第三方的眼里,光明磊落的狠,比阴险狡诈的毒,还是于心里有了偏差。后来小太爷在郝老爷子的墓前说过:我时常疑心他才是我们中最聪明的。这也正是我一直以为的,他指的是迷龙的生活哲学,人在不同的环境下有了不同的根,那片土地养育出的迷龙,无关信仰与理想,而是生活的真谛,活着,并快乐的活着,只要心底留存一份最直白的认知,没有百转千回,没有如丝心绪,但是在战争面前,他不会失去骄傲,自尊和血性,在战争之中,他不会悲观,龟缩和怅然,在生命面前,他学不来悲秋伤叶,在亲人面前,他的情感自然流淌,他不是一个英雄,他成不了智者,但是他是生活的强者,他告诉我们,无论战争还是和平年代,人首先都要学会活着,没有伟大的人性,没有冠冕的话语,他是整个炮灰团的代表,他们也许丑陋,也许迷失,但是他们是真实的人,战争之于他们,就是他们本身那点见不得光的缺陷,在战火中被洗涤了,龙文章是诡异的,是大彻大悟后的放不下,孟烦了是别扭的,是挣扎之后的无所适从,而迷龙是简单的,是没心没肺之后的泰然,是于无声中响起的惊雷,照见了人性中的光鲜和破落。【一群炮灰的形象】之上海人阿译在扭捏中诠释着希望生旦净末丑,然后有了一出戏,要如何定义阿译呢?上海人,少尉,没有上过战场,被孤立的理想青年。团剧中的所有人物都带着地域的色彩,成了一个符号,不代表所有,但是确实体现着部分的典型。上海的色调不是那么光鲜,尤其是在一部比较注重刻画北方人物性格的戏中,阿译的小性情,内秀与扭捏必然与那些炮灰们格格不入,所以大家都挤兑他,看不上他,他捋头发的动作,他说话的软腔软语,他过于拘泥小节的磨叽,都让人不那么愿意接近他,连老好人郝兽医都在烦了挤兑他跟阿译似的时候说才不像他,最后阿译自己也咆哮说:就算对日军你们也没有对我这样的仇恨。其实阿译真的不是个丑角,他真的挺委屈,他壮怀激烈,有理想有抱负,他跟炮灰团的那些炮灰们的思想有着天壤的差别,所以既鹤立鸡群,又如跳梁小丑,他上过正统的军官学校,他有着满腹的理论,他有着不切实际的理想,他对未来还充满着希望,可是把他安插在这样的一群人中,他确实成了个异类,所以他会选择赏识他的唐基并没有错,他的内心其实是纯洁的又太迂腐,他的性格中有惟命是从和唯唯诺诺的成份,而这些都是炮灰团的老粗们顶看不上的,所以他被排挤了,按照小太爷的思路得有这么一句话:看您那儿不招人待劲的样儿,找个凉快地儿歇了吧。不过阿译终归是有韧性的,也是善良的,所以他从不真跟烦了计较,而恰恰相反,他的心是和烦了走的最近的。连最不走脑子的迷龙都说过阿译是烦了的兄弟,这话在理,他们有一样的学识,他们都是学生兵,他们都曾经生活在城市中,一个在百乐门里看尽歌舞升平,一个在前门楼子上体味故都风貌,他们都整天端着,一个是装爷儿,一个是装小资,所以即使烦了如何损阿译,最后还是跟他交过心,抛开行为举止,他们两个确实很像,像在对人生的思考,对理想的追求上,烦了看阿译很不顺眼,那个怀惴万仗豪情的自己没了,只剩下一摊烂泥,所以他阴险的也想消磨掉还心怀希望的阿译,阿译是知道的,所以他不想成为第二个孟烦了,而是想成为像龙文章一样的人,而希望和现实总是隔着遥远的距离,明知不能实现还抱着希望的人,是太执著还是太认不清自己呢!但是心怀希望总好过绝望,心怀希望让阿译平添了勇气,让他没有放弃并一路追随着炮灰团。在那一曲变了调的《葬心》中,那个心思细腻情感丰富的男人,用他那有点隔应人的方式告解着思乡的情绪,也成为了炮灰团一道不可或缺的别样的风景。【一群炮灰的形象】之陕西老爹郝兽医那颗疲惫不堪的心陕北的民歌音域宽广,苍劲中透着悲凉,郝老爷子郝兽医的家乡就在那里,他的一生被烦了一张戏谑的纸就讲尽了,一纸荒唐言,满把辛酸泪,可是老爷子从不为自己流泪,他只为那些死了的娃儿流泪,人过半百而知天命,他已经看开了很多事情,却放不下惦记的娃儿们,他是炮灰团最老的尾巴,迷龙在他面前没大没小,烦了在他面前撒娇耍混,死啦在他面前自惭形秽,皆因他是一个长者,他是一个慈爱的像父亲一样的老人,人生的某些品德只有在时间的流淌中才能显现出来,而这有关博爱和无私。他是那个送死了的娃儿上路的人,这样一颗本来已经历经沧桑的疲惫之心,还要一次次的看着那些年轻的生命陨落,直到那世上最后的牵挂他的儿子也阵亡了,所以他对烦了说:我是伤心死的,他的心已经到了极限,不可能再忍受下一次的煎熬,而这下一次很有可能就是他最疼爱的烦了。所以他带走了自己的生命,把伤心留给了烦了,留给了那颗还年轻的强壮的心脏的主人。郝兽医死的时候,每个人都哭了,一个多他不多少他不少的人却触动了他们每个人内心的那块柔软之地。我们长大了,我们离开了家乡,我们有不得不为之的事情,但是在一位父亲面前,我们依然是孩子,可以纵情的哭,可以不再伪装坚强。而对于孟烦了来说,除了悲痛之外更让他不得不审视自己的内心,那颗他以为的脆弱的心,在郝兽医的伤心面前原来那么不值得一提,那一刻他为保护自己建造的牢笼土崩瓦解了,他带着自己和郝兽医的伤心奔向了那个未知的而又不得不为的方向。【一群炮灰的形象】之湖南的辣椒不辣和广东的蛇屁股不辣和蛇屁股就像孟烦了和阿译,相依相存的更加强烈,却也时不常的吵嘴斗架,不辣身上透着湖南人的呛劲,却也不温不火,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语不惊人死不休,还有那个刻意而为的动作,带了点毛主席老人家的范儿。他就像一个影子,大事没他,可是耳边那句“王八盖子的”时常回旋,垦儿节上的时候,总让人眼前一亮,能吃苦,不怕死,有节气,据说有一种辣椒,表面平凡的很,吃到嘴辣出的不只是眼泪,不辣与它有异曲同工之处。与之相反的就是蛇屁股,做事谨小慎微,胆小,偶尔说说风凉话,早年间有一句很流行的话叫做:北京人什么都敢说,上海人什么都敢穿,广东人什么都敢吃。我想这片子,突出蛇屁股的广东人特质主要就是在吃上,可能另外想反映一下广东人的精明,心里自有个小算盘,基本上这个人物一路下来,没有被展开太多,看了一眼书,里面在审问时被吓坏了是丧门星,所以我不知道书和剧的差别到底有多大。【一场战火中的爱情】团剧中的爱情戏其实不够深厚与浓烈,很多人甚至指责为什么要加入女人的戏,应该说团剧中的女人刻画的是不够深刻的,她们也只是为了凸现男主角的性格,所以毕竟还是有了傀儡之嫌,但是无论孟烦了和小醉的云淡风轻,还是迷龙和上官戒慈的自然天成,也于平淡中暗藏着生活本来的面貌。至于演员,袁菲的小醉中规中矩,跟在看剧之前宣传时候对她的印象有了很大的改观,没有发挥却还原了角色应该有的感觉。刘威葳的上官戒慈演的不好,固然有这个角色本身定位就难以诠释的地方,也有演员自身的问题。导演应该是厚爱这个角色的,所以给了刘威葳很大的发挥空间,但是她的发挥既对角色把握的不到位,也缺少了一些灵气,使一个本该很出彩的女性角色暗淡了很多。《孟烦了与小醉的云淡风轻》小醉初遇孟烦了,他落魄,他不要脸面的为自己偷老乡家的粉丝找着借口,纵是他巧舌如簧,也没入了禅达乡亲的耳,却被一个女孩放在了心上。小醉的背景开始没有交待,但是就凭她能以一己之力,无所顾忌的把一个陌生男人拖回家,又磊磊落落为他那个私密的地方上药,就证明她不是一个家风严谨,书香门第出来的小姐。小醉是四川人,因为战争,跟着她哥到处漂泊,最后与入了川军团的哥哥失去了联系。所以她不得不自己养活自己,她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她单纯,所以她没有那么多的挣扎,她从来没意识到孟烦了的欺骗也没埋怨过他的无能,因为她太简单,太纯真,所以她爱上孟烦了,她以为烦了是个抗日英雄,她信他讲的那些话,她信他是川军团的,那个她哥哥呆过的地方,让她有了亲切感。她喜欢他的风趣幽默,那跟她认识的人都不一样,孟烦了最大本事的也正是他那张能说会道的嘴,所以小醉一头扎了进去。她其实是个傻透了的姑娘,她的心是干净的,她的爱是浓烈的,但是她不懂孟烦了,激情会有熄灭的时候,生活必将继续。其实我真不愿意把这段爱情讲的那么透彻,很多人责怪着孟烦了的懦弱,对爱情的不负责任,但是这才是真实的,是这段爱情的本来面目。从一开始我就知道小醉和孟烦了不可能在一起,如果在一起了那就是另一出悲剧。除非他们一起在战火中灰飞烟灭,才能让这段爱情一直保留下去。孟烦了爱小醉吗?是有爱的,但是不是很多人以为的爱。当他知道小醉身份的时候,更多的是对小醉身体的向往,他自己也曾经把那份龌龊肮脏的心剖析了一番,所以他一直觉得惭愧和无地自容,他选择了逃避。但是当他看到迷龙夫妇甜蜜缠绵的时候,他知道其实有一份幸福一直在等待着他,所以有了随后他与小醉的激情一吻,这是一颗孤单落寞的灵魂想要在特别寒冷的时候靠近温暖的表现。直到他当了逃兵,生死一线的时候,小醉的不离不弃和声嘶力竭,都再次震撼了他的内心,他之于小醉在爱里面混杂着很深厚的感动和感激,连自己都看不上的自己,却被那样一个女孩用整个生命去爱,他无所适从。孟烦了和小醉的爱情一直都是不平等的,这也是很多人指谪孟烦了没有爷们担当的原因所在,他不够爱小醉,而小醉的爱除了温暖也沉重。在那样特殊的条件下,孟烦了和小醉有了交集,这交集是环境赋予的,他们是两颗心的碰撞,却不是两颗灵魂的契合,孟烦了想的太多,小醉想的太少,孟烦了太复杂,小醉太单纯,爱情可以瞬间点燃整个世界,也可以昼夕浇灭所有的火焰。孟烦了就是那种能清楚的看清自己,却又听之任之的人,他一直在跟自己的内心拧巴,他知道他给不了小醉幸福,所以他选择了放弃,他会心痛,但是比不上自己的纠结,自己和自己的较劲。就像孟烦了一样,我也以为张立宪更适合她,因为张立宪是跟小醉一样单纯的人,从思想到行动,他是一个还没长大的男孩,他的参军生涯是一帆风顺的,他有他的信仰虞啸卿,他对小醉的爱是一个强者油然升起的对弱者的保护,他们有共同的话题,他们的关系是平等的,他们可以一起成长,如果张立宪没有死,能够和小醉一路走下去,小醉是会发现他的好的。孟烦了清晰的知道自己给了小醉一个假象,所以他也能轻易的让一切毁于一旦,他可以让前一秒还在微笑的小醉下一秒就盛满了愤怒,他们的爱情像昙花终将归于一现,假如能够延续到战争的结束,那么在生命脆弱下构建的爱情将会烟消云散。在和平年代,爱情总要回归生活,孟烦了会因为无法沟通而压抑,小醉会因为看到她不自知的一面而痛苦,所以为什么不让这段爱情就停留在记忆中呢,为什么不释然他们那场有些云淡风轻的爱情呢,没有最后的升华,没有恍若隔世的相逢,爱情有时候可能也只是生命的过客。《迷龙和上官念慈的自然天成》迟迟没有下笔写迷龙和上官念慈,是因为上官念慈让我茫然,直到读了半部团剧的书,原来电视剧里面的上官念慈并不全是书里面的上官念慈,书里面的上官念慈占用的笔墨也不是很多。康导说过上官念慈这个角色出来,相信很多女性观众都会喜欢,我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但绝对不是现在剧里面呈现的这个上官念慈。因为迷龙太丰满,太出彩,反衬出本来就受制于戏份的上官念慈,上官念慈的对白不算多,人物的特质很多的要借助于举手投足之间,一颦一笑所暗含的深意,远不应该是刘威崴所演绎出的感觉。我以为的上官念慈,她本是大家闺秀,知书答理,聪慧解人,她懂得以柔克刚,以静制动,她外表恬静,内心坚定。颠沛流离并没有损伤她的美丽,那是一种气质,文静雅然,悠远绵长。迷龙初见上官念慈,就直了眼丢了魂,因为她的怡然飘逸,也因为她的母性光辉,其实迷龙同时爱上的是两个人,上官念慈和雷宝儿。上官念慈的聪明在于她懂得取舍,更懂得把握幸福,迷龙是个一眼就能看透的男人,他的掏心掏肺,他的男子汉气概,他丰厚的羽翼,都让上官念慈在茫然未知的前途上,寻到了一座坚实的堡垒。上官念慈不脆弱,但是也不锋芒,她是一个心里有谱的女人,她知道迷龙是一个能够带给她幸福的男人,她义无反顾,淡然中透着坚决,她在短短的时间内就看出了迷龙的真诚和龙文章的闪烁,她轻易的刺穿了本已破烂不堪的龙文章的战衣。书里的上官念慈没有追打龙文章(另一段书里没有的是在路边与龙文章的对视),追打龙文章的上官念慈让人很无语。上官念慈身上不应该是泼辣而是犀利,不是疯狂后的无所顾忌,而是了然后的一针见血,她对龙文章不是暧昧而是鄙夷。剧里的上官念慈与龙文章太过暧昧,我不知道是把本来的欣赏演成了暧昧,还是暧昧就是他们所要传达的信息。而书中的上官念慈和龙文章的针锋相对,更多的是源于她对迷龙的保护,和她一开始形成的对龙文章的反感印象。迷龙对于家的渴望比别人都强烈,是因为他曾经有过一个家,他身上充满了保护欲和担当,空落落的时候,心思不够细腻的迷龙也会伤感,他需要一处寄托,然后他遇上了上官念慈和雷宝儿,他成了最幸福的人,他不会考虑未知的未来,他活在当下。在上官念慈的面前,迷龙即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又是个淘气耍宝的大小孩。有人说上官念慈让迷龙变得软弱,不可否认一个家在迷龙心中的份量,但是上官念慈不是个一般的女人,她也曾经让迷龙做个决断,为此迷龙险些离开了炮灰们,可是她没有强求,我想即使没有龙文章的出现,她最终也会让迷龙回到他本来的地方。她是一个懂得进退的女人,她用她的智慧,在一个男人世界里面,预留了自己的位置。我一直认为迷龙选择上官念慈是一种本能的体现,而上官念慈对迷龙的认知蕴涵着深刻的智慧,这智慧不是咄咄逼人,不是锋芒毕露,而是温婉含蓄,慧颉灵秀。这一点我再一次与小太爷不谋而合,他对迷龙说过,我怎么觉得是嫂子把你从我们这儿捡走的啊。其实在迷龙与上官念慈之间真正的主宰者是上官念慈,只要她选择了,就会让被选择的男人变得很幸福,当然她幸福不幸福,就要看她自己的决定,迷龙显然是一个让他们都幸福的选择。我认为一个稍微有些变了味儿的上官念慈,本来要表达的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和一个简单男人的自然天成,他们的爱情是朴实的,不加修饰的,活生生的,带着身体的温度,是可以琐碎到指甲盖,也可以温暖到心窝的。是一个真正的家,一个我们每个人可能都曾经渴望的家。【一些我未说尽的话】断断续续的写了很多,多到我没想到,却又发现还有很多没有写到的,比如豆饼,我总是有一种错觉,兰晓龙在跟自己开玩笑,昨天的豆饼其实正是今天的许三多,曾经,现在,或者以后依然存在着很多的豆饼,中国从来不缺豆饼这样的人,缺的是像有许三多那样运气的豆饼,所以许三多只有一个,只存在于兰晓龙的笔下,而豆饼时时刻刻的存在于我们的身边。唐基妄当了小人,其实他只是一个权臣,或者不如说也是一个历经了沧海的智者,不要小看时间,滴水穿石,谁的今天不是由大量的昨天堆积的,也许昨天的唐基并不那么奸诈,而步步为营走到今天的唐基是油滑的,心机缜密的,我们一路跟炮灰走来,所以他成了凶手,但是换一种角度,他并没有十恶不赦,他只是太过看重自己的利益,我们多数人其实都自私,但是因际遇不同,因地位不同,因人心不同,就有了偏差,自私是可以为了房子和父母反目,自私也可以是为了大局而牺牲棋子。棋子不一定都不能成为棋手,关键是你愿意执著于黑白的分明,还是倾向复杂的大脑。唐基成就了虞啸卿,毁了炮灰团,一得一失之间,答案只在每个人心中。张立宪的成长被截杀了,成了可有可无的人物,即使在可有可无之中,我们也依稀的看到了一个纯情的,单纯的,执拗的男孩,张立宪是一个代表,他代表了那一批以虞啸卿马首是瞻的精锐,比如比他头脑更简单的何书光,沉默寡言的余治,在他们心中,虞啸卿是神,是信仰,有了信仰,人才会更加的有勇气,更加的坚强,当然信仰崩塌的时候,可能剩下的就是不堪一击了,所以剧中的张立宪自杀了,被舍弃掉的是书中的张立宪开始认知自己,成为一个完整的人的过程。傻乎乎的克虏伯好像没有思想,其实他是活在了自己的世界,他的信仰只在他的心中,不外露,不张扬,由无形的世界化成了有形的龙文章,他选定了,就一直走下去了,没有人注意他,他也不渴求别人的注意,他只默默的做他认为对的事情。喜欢挑衅的要麻成为了最早离开的人之一,他和不辣是最好的兄弟,有了不辣,他就可以成为那种苦中做乐的人,他跟不辣很像,所以臭味相投,他欺软怕硬,不辣嘴不饶人,他们相辅相成,有了一个完整的人形,然后剩下了一半,一半没心没肺的走完整个战争,他是不辣,也是要麻。一根筋的董刀,只有一个愿望,一个愿望支撑他一直走下去,可以走到海枯石烂。一辈子都在要东西的康丫,是觉得这世界欠他的太多,太多却肯定的拿不回来,所以就到处的找补,他把那些无形的东西化成了有形的零碎,来填补内心那处只能感知无法明晰的窟窿。站的太高的麦克鲁汉,看到的不只是美国,还有中国,他是个思想者,而不适合当个军人,他把一切都说的那么白了,那些孟烦了挣扎的,那些龙文章放不下的,那些虞啸卿痴迷的,那些关于人生,关于人性,关于战争的,可是看的再透彻也没用,因为他在那里,在他们中间,他与最无知的豆饼,最聪明的孟烦了一样,都是沧海之一粟,都将归于尘土和记忆。曹操一直是我喜欢的一个老外,以下说的与柯林斯无关,只是因为曹操,外国人学汉语,有些也会受了地方方言的影响,而曹操的中国话说的倍儿溜,并且绝对是带着北京味儿的北京通,只是演了一个柯林斯真是未免糟蹋了。好吧,我承认,我想尽量的把每一个人都写出来,我不想落掉任何一个炮灰,写的太多,终有言尽的时候,我一直没有从战争的角度说团剧,因为他落掉了一个结尾,落掉的不只是一个结尾,还有很多很多。用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把上下两本书认真的看了一遍,有违了我读书的习惯。如果有什么还想说,可能会不自觉的拉上了书,有关那些没展开的人物,有关故事的延伸,有关兰晓龙的写作技巧,有关影像和纸张表现手法上的利弊,有关我随时冒出的想法。总之,现在就写到这吧,谢谢那些捧场的朋友,能够一字不落的看完我的长篇大论委实不易,没有全部看的,挑自己喜欢的部分看也没关系,只是因为看了想了,所以要说,说的太多不过一句,只要能跟关注团剧的一部分朋友有所共鸣,足矣。每一份的付出都是用心的,希冀相知,淡看指责,在喧嚣之中留一片宁静,我用我的文字诠释我对团剧的理解!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