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APP,内容更劲爆

兄弟的女人免费观看

类型:欲乱冲绳行 下载 地区: 港台 年份:2020-07-08

剧情介绍

前言:《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是奥地利作家茨威格在1922年创作的一篇优秀短篇小说,2004年,中国年轻导演徐静蕾将其拍成电影搬上银幕。茨威格站在男性立场,在小说中表现了一种偏执的爱情观:“我的一生属于你”。徐静蕾站在女性立场,在影片中阐释了一种前卫的爱情观:“我爱你,与你无关”。一、创作上的差异(一)叙事的颠覆电影的结构与小说的结构是几乎完全一致,但就在这样的貌似一致之中,叙事发生了一个重大的颠覆。小说是从人开始的,男主人公站在读者的位置,阅读了陌生女人的一生。小说开头写道:“著名小说家R到山上度过了一次历时三天的郊游,今天一大早便返回了维也纳。在车站上他买了一份报纸,瞟了一眼报纸上的日期,突然想起今天是他的生日。已经四十一岁了,这个念头在他脑子一闪而过。对此,他并没有感到高兴,也没有觉得难过。他很随意地翻阅一下窸窣作响的报纸,便乘坐一辆小汽车回到了他的住处”。到家后,男仆把装了信件的盘子递给他,其中一封信引起了他的注意,这时小说写道:“‘你,和我素昧平生的你!’这句话写在信得最前面,算是称呼和标题。他万分惊讶地停了下来:这是指的他呢,还是指的一个臆想中的人呢?他的好奇心突然被激起了,他开始往下开始念道:我的儿子„„”之后就是信内容,即整部小说的主体。电影是从信开始的,开篇故意“隐没”男主人公,信件的宣读者,即电影的旁白,直接就是女主人公的声音,电影的叙述者也就变成了女主人公。电影的开头是主人公进到屋内坐下,镜头掠过他的背影,从肩头拍到他手中翻动的信件和报纸。仆人端来面条,告诉他,今天是他的生日。他一边感谢着,一边端碗吃面,展开桌上的信件。画面淡出的同时,画外音响起:“你,从来也没有认识过我的你!” 以信开篇,并不断给信件以特写,带来的是对信件内容的期待;遮掩男主人公的面貌,使之符号化,抽象化,恰恰暗示男主人公并非故事的主角。导演 “抹去”了男主人公观看的眼睛,强化了女主人公的第一人称叙事。(二)背景的布置小说中,故事发生的时代背景和社会背景不是很清晰,我们只知道地点在维也纳,男主人公是一位知名作者,女主人公是“贫苦的会计师的寡妇”的女儿,其它一概不知。电影将故事情节移植到了1935 到1948年的中国北平, 女主人公变成了一个小学教员的女儿, 男主人公则成了一个业余时间从事写作的记者, 其他的故事情节则基本上忠于原著。将儿女情长放在大的时代背景中是中国电影一贯的表现手法, 似乎由此就能增加影片的厚重感, 所以导演还是将故事情节与中国特定的历史时期联系起来,学生运动的场面,反动政府镇压学生的砰砰两声枪响,以及报社破旧的楼梯拐角,顿时将观众拉回到二、三十年代北平的社会氛围中,这个特殊的时代背景使女主人公生活的个人环境从单一化转向社会化,从内心世界转向外部世界。生活在这样的更广阔的社会坏境中,女主人公的人生不只停留在内心的狂热爱恋中,而是参加了一些社会活动。影片中的女主人公和小说中那个沉浸在个人世界中的偏执的女子相比,更具有责任感和独立性。二、爱情观的差异(一)小说:“我的一生属于你”女主人公“希望渺茫,低声下气,曲意逢迎,委身屈从”地爱着男主人公,她的一生,都是围绕着男主人公在行动。因为男主人公的出现,她打开了自己隐秘的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之门,也因为他,她关闭了所有联系外部世界的门和窗,只为他留下了一个小小的“黄铜窥视孔”,她出卖了自己的精神。因为他,女孩拒绝了所有的繁华世界和他人对她的爱,只为将唯一的自己完整的献给唯一的他,可也正因为另一个他(化身为儿子的他),她出卖了自己的身体。她不需要亲人、朋友、自我,“我急不可耐地想再一次亲吻一下你的嘴唇,再一次听你温柔地对我说话,与之相比,友谊对我来说又算得了什么,我的存在又算得了什么„„我相信,只要你叫我,哪怕我已经躺在尸床上,我也会立即获得一股力量,使我站起来,跟着你走。陌生女人的整个生存,也就是为了她爱的那个人。在茨威格的笔下,女人有着强烈的情感表达,她竭力想让他知道她的爱,她用尽并不断的在向他暗示,比如,在他们第二次发生关系之后她要离开时,男人递给他玫瑰花时,她就说了句“可是这些花也许是一个女人,一个爱你的女人送给你的吧?”在这,她用貌似在猜测却又肯定的话想男人暗示,只不过他忽略了。女人不厌其烦的多次强调“我的儿子死了,我们的儿子”,这体现了她的悲观绝望,后面一句话“我们的孩子”,她在强调死的不是她一个人的孩子,而是我们的孩子。她倾其一生对他的不为人知的爱,最有力的证据和印证就是儿子,她爱他是个不为他知的秘密,而他们的儿子就是开启这个秘密的钥匙。在这里,女主人公对男主人公并不是完全毫无所求,她其实在内心深处隐隐地抱有很多期待。所以她一直想他强调“我们的儿子”其实也就是在想他强调她对他的爱。她在临死的那一刻,最后一句话都是“我爱你,我爱你......”小说中女主人公为了爱情,在精神和身体上都出卖了自己,这种情感带有很强的依附性和自残性,而读信者男主人公却感到这是一种“不朽的爱情。女主人公自己的叙述和作者的叙述共同构建了一个以男性为中心的爱情世界,在这个世界里,男主人公是一个伟大的主体,而陌生女人,只是一个附庸,一个衬托男主人公伟岸形象和演绎“不朽爱情”的配角。(二)电影:“我爱你,与你无关”与小说的男性作家立场不同,女性导演徐静蕾在不改动小说内容的基础上,加入了自己对爱情的理解,即她在影片宣传中强调的影片主旨——“我爱你,与你无关”。“她在采访时曾说,当代女性在爱情里只关注自己的感受,她要拍一个特别纯粹的爱情故事,女主角为男主角所做的一切,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这是一种现代女性的爱情宣言,它强调在爱情里“我”是一个主体存在,“我”是积极自主地选择去爱,并不乞求什么,所以我不必 “曲意逢迎,委身屈从”,更不失去自我。为表现“我爱你与你无关”这个主旨,徐静蕾有意减少男主角的戏份,只把他作为剧情发展的一个线索。他在小说中那种鲜明的主体形象被颠覆,反而是在女主人公的一次次感受中,他才得以呈现。第一次是“听”。他刚搬到小女孩家的院子里,小女孩并没有见到他,她说:“一连三天,都只是听见你屋子里的音乐声和笑声,很多人的笑声。你好像只是一种声音,音乐一样温柔,笑声一样快乐。”第二次是“闻”。她第一次走进男主人房间,她说:“我闻到你的味道,烟的味道,感到一股使人昏沉的幸福。那匆匆几分钟,是我童年最幸福的时刻。”她用眼睛向我们描述房间里的摆设:宽大柔软的床,长长书架与高大窗户之间的狭窄走廊,整齐排列的厚重的书,书架后面的书桌、椅子、留声机,书架上的瓷制外国美人,一面大镜子„„第三次是“抚”。六年后,女主人公回到北平,再次踏入男主人公的房间,她的手轻轻落下,指尖抚过沙发的扶手;走到书架,手翻过来,手背一路滑过那些童年曾经见到过的厚重的书;灯光下,湿漉漉的手心抚摩过那个瓷制的外国美人„„在导演这样的安排中,女主人公是自己积极的去听、去闻、去抚 ,去感受男主人公的存在。电影中,女主人公没有像小说中的陌生女人那样强烈地向男主人公表达她的爱情,二人之间对白很少,整个少女时期,她几乎不说话,女人不想倾诉或暗示她的爱,她认为,你爱一个人,仅是你自己的事,对于你爱的人来讲,没什么了不起的,更与你爱的那个对象无关,所以你无权用你自己的爱去束缚和要求别人。在戏院,爱她的那个空军应遭到她的拒绝而一脸不高兴和委屈,当朋友问她空军是怎么回事时,她鼻子哼了一下,不屑的说道:“男人嘛,都觉得我这样能爱上你了,很了不起,不用理他!”她可以不顾一切的忽略空军对她的爱,因为那爱与她无关,她也可以容纳男人忽略她的爱,因为她爱他,也只是她自己的事,与他无关。女孩拥有着忠贞的爱情,而这爱情只是恰好碰到了这个作家而已。女孩掌控着一切,她的一生属于爱情,而男主人公只是一个对应的符号罢了,她为爱情而死,但这爱情只属于她自己。所以她说:“我爱你,与你无关”。结语其实爱我看来,在爱情里,谁在爱,谁就是自己爱的主体。在陌生女人的这场爱情中,始终只有陌生女人一个人在爱,在付出,她一个人在精心经营着不为人知的爱。也许有人会说,这不是爱,是单恋或暗恋,可是,正是这份暗恋撑起了女人整个爱的世界。正如瓦西列夫所说的,“真正的爱情,即使得不到回报,也仍旧是爱情。我甚至认为它是更伟大的爱情。正因为爱情遭到拒绝,不被别人理解,它有时反而迸发出极大地力量。”

详情

Copyright © 2020